首页 鄂布衣 正文

黑社会哪里怕坐牢哦!

鄂布衣 adminqwe 2022-06-12 20:30:05 13 0

黑社会哪里怕坐牢哦!

  作者:冯超

  来源:商业人物(ID:biz-leaders)

  壹

  2016年5月23日早上8点半左右,山西晋城一家银行附近的街道出现了严重的拥堵。大场面称得上是“流动的盛宴”,50多辆豪车以及180多号人向着山西晋城监狱方向前进。接着,20多名黑衣人列队彩排,将14盘1万响及8个100响的梨花摆放在监狱门口附近及沿途道路上。

  还有几个小时,晋城知名的黑老大程幼泽即将出狱。那时,程幼泽即将解锁监狱三进三出的主线任务,喜提抢劫、故意伤害罪、非法拘禁罪等多项罪名。

  狱警方面看到监狱外集结了很多黑衣男子,猜测是来接程幼泽的,就找他谈话,还让程幼泽通过亲情电话告诉外边的人,让他们撤走。程幼泽说,不知道是谁来接他的。他的小弟后来说,程幼泽向监狱外传递了消息,说自己年纪大了,想风风光光的出狱。小弟就安排张罗,甚至还找了婚礼策划公司的帮忙。

  狱警们看形势不对,为防止意外,就增派武警。平时释放刑满人员,会有武警,一般是武警三人小组,守在监狱大门。但这次,监狱三次增派武警30余人,他们都手持警棍与盾牌。监狱方面又跟门口的人说,收起鞭炮,立即撤离,否则,释放程幼泽的时间将会改到晚上12点。

  门外的人群开始散去,有人在收鞭炮。狱警见此情形,开始给程幼泽办释放手续。

  中午11点半,程幼泽出狱。他身着白色唐装,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走出监狱。有人递给他一副墨镜,他戴上了。黑衣人听从指挥,集体向程幼泽大喊“三哥好”。鞭炮声响了10多分钟,交通又出现阻断。接着,程幼泽在豪车的护送下,到当地的高档酒店聚餐。

  我讲这个旧闻,还是跟唐山最近的新闻有关。

  烧烤店里的施暴者,其中几人还被扒出有案底,在不久的将来,他们肯定会坐牢。浏览完“唐山烧烤店老板痛苦发声”、“受害者被打掉几颗牙齿”、“打人者潜逃外省算畏罪潜逃”、“旁观者是否被苛责”等诸多热搜后,我便生出一个问题:黑社会出狱是什么样的?

  借助搜索引擎,我找到了程幼泽的故事。但类似的故事竟然不少。

  2016年,天津黑社会老大刘凤学在刑满释放前,对外放出消息。出狱时,豪车迎接、鞭炮齐鸣、大摆宴席。他意图为东山再起造势。

  2016年,湖北洪湖市黑社会老大陈军刑满释放时,鞭炮的碎屑将地面铺成了红毯。陈军之前因为犯盗窃、寻衅滋事罪多次被判刑。在接风的饭局上,他说,要在“洪湖新堤街上重新洗牌”。

  当然,这三位高调出狱的黑社会老大,又开启了新一季的监狱风云。

  晋城黑老大程幼泽出狱的夸张场面被人录下传到网上,引起轩然大波。3天后,他又被抓了,最终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,因此前的减刑部分被撤销,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6年。

  天津的刘凤学高调出狱名声大振,但是他“先后网罗多名刑满释放人员、社会闲散人员聚集左右,确立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地位,以经营公司为名,逐步形成了组织成员固定、层级结构清晰、人数众多、分工明确,具有重大影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该组织通过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并获取巨额经济利益。”

  他的罪名包括: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寻衅滋事罪、聚众斗殴罪、非法拘禁罪、敲诈勒索罪、串通投标罪、强迫交易罪、行贿罪、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、强迫卖淫罪、赌博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。

  刘凤学被判了25年。值得一提的是,5位充当他保护伞的官员也卷入其中,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  洪湖黑老大陈军出狱后搞起贩毒生意,用暴力手段恐吓、多次利用管制刀具、枪支等凶器打压“同行”,抢占毒品市场份额。因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、贩卖毒品等罪,他被判死刑,缓期两年实行。

  贰

  中国人讲要低调做人,犯罪之人按理会“夹着尾巴做人”。但鞭炮齐鸣、豪车连排的场景却是在挑战一般人的认知。锣鼓喧天的大排场,更像是在挑衅法律的权威。难以想象的愚蠢。

  可即便出狱选择低调,在黑社会的江湖里,他也有一个“光明的未来”。伤疤是男人的勋章,而班房则是黑社会男人的勋章,勋章越多,面子就越大。坐牢的次数几乎跟个人的权威半径成正比。

  武汉大学刑事法研究中心的莫洪宪在2012年一篇名为《我国有组织犯罪的特征及其对策》的论文里写到,我国有组织犯罪活动的特点是,“组织领导者、骨干成员多有违法犯罪经历,组织领导者社会身份多重”,“组织成员以地缘结合为主,无业人员、刑释解教人员、进城农民居多。”

  “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,一般都存在一个‘邪恶核心’。正是这些具有前科劣迹的首要分子和主犯,控制、推动着整个犯罪组织的行为。在主犯的群体中,具有犯罪前科的比例较高,犯罪前科涉及的罪名主要是故意伤害、抢劫、抢夺、敲诈勒索等侵害人身权利犯罪以及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犯罪等类型。”

  论文还讲到司法政策与实践的偏差:

  当前不少严重犯罪皆与多次“严打”的后遗症存在密切联系。从快打击有时未注意办案质量,不能使犯罪人真正认罪服法; 从重打击有时量刑过重,罪刑失衡,助长了其反社会心理。罚大于改,教大于帮,监狱并未使犯罪人悔过自新、掌握生存技能,反而成为犯罪的大染缸。

  犯罪人出狱后,往往因长期与社会隔离而难以适应社会,难以找到正当职业,存在生活困难,又受到多方面的歧视。在犯罪亚文化中,有前科更是成为其资深的证明和炫耀的资本。犯罪人往往纠集一帮狱友、马仔,重操旧业,违法乱纪,过上向往中的“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、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”的生活。

  一项大规模的调研也证实了上述的结论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靳高风通过对1997年至2010年4月间一审判决的327个国内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的定量分析发现,“有 43.44%的组织者、领导者有违法犯罪经历”,“骨干成员多有违法犯罪经历。根据对吉林省37个典型案例的统计,有73%的犯罪组织的骨干成员有违法犯罪经历。”

  当我们因唐山烧烤店施暴者被抓而稍微松一口气时,施暴者可能真没把坐牢当回事。除非他们牵扯到其他大案面临顶格制裁(死刑或者无期徒刑),除非他们刑期不算很长但是在牢里真正的痛改前非。

  *题图为电视剧《征服》视频截图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3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